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邹鸿鸣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5年07月14日 16:52

还能谈谈汉奸问题吗?

 

今早早起看外盘,突然看见微信群里某人以史料证明某组织没有高级将领和整建制部队投敌可能不准确,不知怎么热了这么个话题。再晚一些上网才知道某报在成版谈论这个问题。我过去一直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并不是因为身边有过汉奸或者有许多汉奸家属。恰恰相反,身边祖辈被杀的很多,真正因为“汉奸”被杀的就一个。小时在农村上小学,就知道一个同学的爷爷是地主,日据时期日本人组织类似“维持会”这样的所谓“自治机构”,十里...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9日 08:44

父爱监管下的中国股票市场

 

[按语]本文为20135月应FT中文网之邀就当年券商创新大会所做的评论文章之一,刊载于201359FT中文网。本人认为此次股灾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而中国股市的暴涨只是泛滥的货币所造就的众多资产泡沫之一,随之而来的暴跌也是泡沫破灭故事的最新版本。但是中国股票市场的制度设计缺陷造成了股票估值普遍过高、投资者长期对高估值麻痹,这也是股灾形成的重要原因。在此还要给投资者打气:我把此前的大涨形容为“以...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3日 10:18

旧文一篇:金融风暴再临?

  

(本文为2014年11月应中国新闻社之邀为台湾《旺报》所作“美国QE退出”系列文章之一,已发布于去年11月6日本人博客)

近日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8日 17:11

外汇占款还在,外汇储备没了

呵呵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09:21

中国股市的委内瑞拉时刻

 

前日里来了一位委内瑞拉客人,传言他要带来一笔领土还贷的大买卖。这样的消息旋即在中国舆论场上引起巨大震荡。中国人或错愕、或狐疑、或亢奋。对于我们的委内瑞拉同志,我们心情复杂。但是中国股市却迫不及待地以大涨向伟大领袖和导师查韦斯及其继承人致敬了——据说,在过去的一年中,委内瑞拉股市以四倍多的涨幅居世界第一;而在前一年,委内瑞拉的股市好像也上涨了三倍。中国股市以近期的连续大幅上涨向我们的委内瑞拉同志...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1日 11:36

宿命论视角下的QE退出

阴谋论作为当下内地社会最主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并未妨碍宿命论的流行。目前关于美国QE退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以财经评论员“牛刀”为代表,认为美国QE退出会导致美元升值、美元利率上升以及新兴市场资金外流,进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无可避免地引起金融风暴甚至经济崩溃。另一种观点认为由于有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垫底,央行有足够力量维持币值稳定;而央行为刺激经济还会放水,在带动资产价格继续上涨的同时会吸引境...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08:49

金融风暴再临?

 

近日中国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流动性,而商业银行拿到钱自然要第一时间把钱放出去生息。影子银行的发展推高了市场的实际利率,商业银行当然不会仅仅...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09:59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下)

 

友:这样一家或几家银行是否可能抬高中国“国际地位”呢?

我其实一直搞不明白这种国际金融组织里的“国际地位”、“话语权”、“发言权”到底是些什么。就是指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的股权比例和欧美人对世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垄断吗?还是说这两家机构都放到华盛顿了?

先说股权比例吧。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国政府有一天将自己在中、农、工、建这几家银行中的股票各拿出180多股,按照联...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7日 12:48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上)

 

去年九、十月份,有关于在某一个地区建立一家向基础设施投资的区域型银行的建议,我的一位朋友就这一问题与我做了探讨。以下是对话的整理。

 

友:能否就成立这样一家银行谈些看法吗?

我:您知道,我的工作与这类事情有关联、甚至是冲突,我无法发表任何看法。而且您知道我以往的许多观点,可能说出来不符合你们的宣传口径,也没有办法采用。

友:那就纯粹私人朋友间探讨,值当让我多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吧。您...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9日 14:45

人民币的空城计

 

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们终于会发现,当下最大的金融泡沫既不是中国房价,也不是中国股票,甚至不是翡翠玉石、南红玛瑙、沉香硬木、古玩字画、艺术品和邮票废币。人民币本身可能正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最大泡沫。

至少在经济问题上,相当多的国人似乎一直是全能神信徒。他们相信有一个全能的货币当局、就像我们曾经如此崇拜计划经济。许多人相信这个全能的货币当局熟练地操纵着中国的利率、汇率、股票市场甚至是中国经济...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14:26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下)

 

三个人从老赵家里出来,想去老范家看看老范的父亲。今天正赶上村里给承包地集中浇水,老范的父亲一早就去地头上等着排队浇水,可能现在还没回家。

路上说起给老赵的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老赵的儿子上的不是什么正经大学,虽然这几年在北京,但好像也一直没什么正经工作;可能最近连一个不正经的工作也没了。老赵前一段也流露出让我们给留意一下工作机会的意思。老王的意思是安排到自己的项目上,可能常驻廊坊或者石家庄。...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2日 09:00

卖国如斯!

……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0日 12:02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上)

 

春天的一个午后,我和老王开着车驶入T村。

T村位于北京与河北交界处、官厅水库边,刚好在河北一侧。许多人来这里分不清这里是北京还是河北。村外挨着官厅水库边早年曾经长着草,与北京的所谓“康西草原”连在一起,村民们早年就将不再拉车的赖马和骡子留下供游客来骑。不过现在水库边的地早已被马踏实、板结,长年也不长草。早年北京游客也都有在周边郊游被敲诈、挨打的经历。很多北京人第一次挨打就是在康西草原了。但是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3日 10:03

善良

 

那一天,我们行进在啤酒溪崎岖的山路上。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婚配,甚至没有女朋友。当然,所有的人都是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参加户外活动,包括寻找与异性交往的机会。

正当我们走在一个密密的灌木林、不断用手杖拨开从两面压迫过来的荆棘,大姐问了一句:“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快说说标准!”

我当时一愣,由于体力透支脑部处于缺血状态:“我没什么标准呀。”

“凡是说没标准的恰恰就是标准太高。”后面的二姐解...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7日 18:25

为什么中国不会成为俄罗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反腐”的原因,还是马航飞机失联事件的影响,机场上几乎见不到其他中国人。当然原因可能是,这里是德里的老机场,我们又要去列城这样一个世界的角落中的角落。我们这一趟飞机上除了我们这一队是中国人,只有一两个来自中国的喇嘛。以往不要说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的首都,哪怕是在非洲、南美的小城市,一架哪怕是二三十个乘客的航班上,我们也总是能听见中文,遇到或旅行、或公干、或谋生的其他中国人。平均下...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15:07

小五台之二八八二

 

周五的晚上。坐在俱乐部的大巴上去小五台。要在半路上接人,车子到昌平就从高速上下来了,准备过了西关环岛再重新上高速。又和那个巨大的李自成塑像打个照面。

“北京人真是贱!李自成杀了那么多北京人、把北京祸害了,最后让满清入了关,结果北京人还给他立了个像!”一个哥们儿是北漂,可能对北京人也素无好感。

“操!李自成杀的都是当官的。”一个北京哥们儿听了可能心里有一点儿不舒服,但他随即又说:“不过下令给...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30日 13:06

六个主义

一直有一个夙愿——烟花三月下扬州。但是就是一直拖到了今年。然而清明假期还是没能成行。正巧好几个朋友这个清明到了扬州,不断述说扬州之美。还好,五一假期终于算是遂愿了。 虽然油菜花已经谢了,但是这个季节有这个季节的好处。那天下午老五陪我逛何园,见到树上开的奇异的白花,我突然就想起一个词——花团锦簇。我问老五,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琼花吧?老五说,这不是琼花,这是绣球;过一会儿他要带我去瘦西湖看琼花。

“真...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9日 11:25

阿拜的歌

 

如果说,禾木是童话世界,喀纳斯是仙境,那么,白哈巴就是人间天堂。

第一天我们到达禾木的时候天气并不好。到达的时候已是半夜,九月下旬对这里而言已经该算是深秋,很冷。然后第二天又是个阴天,早晨起来到处是雾蒙蒙的,也不要想看什么日出了。接着又开始下雨,几乎下了一天的小雨。秋日里的禾木应有的那种梦幻色彩也变得湿漉漉的。到了下午开始下冰粒儿,我们也索性收起了相机,跑到哈萨克人和图瓦人家里围着火炉去吃烤...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12:41

走出非洲

“早晨我正在蹬自行车,那么大一头河马就从窗户前面慢悠悠地走了过去。”二飞最近疯狂地迷恋上了健美,时不时地就脱成半裸拍几张照片发到微博、微信里,向大家秀一下他器械训练的成果。前两个晚上在塞伦盖蒂住的酒店有健身房,这是他这趟从乞力马扎罗下来之后第一次恢复训练。

今天回到了Ngrongoro国家公园,又拍了一天的动物。晚上我们住的这家Wildlife Lodge就在火山口的边缘,酒店有一个大露台能够将整个火山口一览无余。吃...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6日 15:04

中国人的地理大发现

依然是一点儿困意都没有。除了车的灯光所到之处,一片漆黑。只有远处依稀能看到一点儿山的轮廓。而我还在诧异,我以前想象的冰山达坂应该是冰柱林立,没想到上了达坂之后竟然是 一码 平川。如果不是路边路牌的提醒,可能都不会注意到。倒并不是刻意让自己保持清醒。无法入眠,这也是一种高原反应吧。妻则蜷缩在背后卧铺的一角打着盹儿;另一个司机则倒在卧铺上睡着。

早晨还在狮泉河的街头徘徊,伴着一阵阵轻微的头痛,不知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