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9月12日 14:25

日本的世界杯

世界杯开幕的那天下午,我坐在街边大排档里聊天、喝啤酒。为了迎接世界杯的到来,饭馆将大排档做了重新装饰,几个凉棚上都挂了一圈三十二个参赛球队的国旗。这时一个服务员拿着一把剪刀把每个凉棚上的日本国旗都剪了下来。我不知道服务员是出于什么心理,是担心晚上看球的顾客喝多了借酒生事、还是有其他想法,但是看他好像意犹未尽还在找着什么,我就喊了一声:“还要找韩国国旗吗?咱们能不能别太狭隘了?”于是服务员停了手走开了。

世界杯赛程过半,日本队虽然止步于十六强,不过日本最大的收获也可能就在中国—&mdas......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8日 10:24

碛口

昨天到达碛口已是傍晚。黄河边上的路就是这样,地图上两个点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但是走起来却是在黄土高原的一道道梁壑间弯来弯去,开车开了一天也没走出多远,人倒是精疲力竭。还好,虽然是假期里,游人很多,但是我们还是找到地方住下了,也吃上了晚饭。

上午我们先去了西湾村,然后又来到李家山。李家山在一个山坳里,要延河边一个山谷里走进来。刚从山路上拐进来,就见一个院门的门楣上写着“耕读传家”四个字。同行的大师就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几个字。我想大师应该是好奇,就轻推了一下门扇,发现门板是从里面栓上的。

......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8日 12:04

问:为什么Syria政府军节节胜利之时,要使用化武、招致美国攻击?

答:原因在于,原本反对派控制区说到底也就是逊尼派聚居区,反对派武装人员原本就生活在那里。阿萨德的人重新控制这些地区,对于阿萨德的武装人员而言,他们认为自己可能面临“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局面。简单的占领解决不了问题,特别是解决不了占领者的安全,而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时必然选项。随着占领的迫近,种族灭绝、种族清洗的需要会越发强烈。对于阿萨德武装而言,有比化武更好的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的武器吗?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8日 14:11

贸易战与金融战

据说特朗普要对中国进行贸易战,号称有600亿美元“之巨”,然后就是这边提出了一个反击的清单,有30亿美元“之巨”。美方的清单让人感到天朝上国已然上了层次,对华制裁项目净是些高科技的东西,比如美国人从来不会用的高铁设备;而这边的清单也包括一些“干水果”之类听上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零食。于是,网络又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掀起一阵阵狂欢,计算着谁会把谁打趴下。连老财长都说出了“要打先打大豆”的话,既不管国人还能不能吃得起肉,也不管那浓缩了的CPI 数字是否从此发了起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6日 16:16

写在原油期货上市之际

3月26日推出的原油期货,其目的据说是要形成中国的原油“定价权”。而关于“定价权”的争论和渴望,其实一直反映了这个国家的一种基于阴谋论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似乎某个国家或者组织拥有了定价权,也就拥有了操纵市场的能力,于是这个国家或组织肯定能通过操纵市场涨跌来获得一种特殊收益。

如果历史上确实有过关于定价权的形成与争夺,可能最初的目的和最终结果与上述臆想也有很大差异。其实早期石油与各种资源品的生产和贸易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周期性地经历市......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5日 15:47

对某些数字的一些疑惑

1月12日海关总署果然公布了一份“预料”之外的12月进出口统计数字——十二月进口大幅低于预期值,其结果就是当月进出口顺差大幅高于预期值。这还带来另一个效果:2017年以来每月贸易顺差相对2016年都处于稳定减少的状态,唯独12月贸易顺差相对2016年同期大幅增长。

同时,17年的数字尘埃落定之际,又让人有了更多的疑惑。自有这个国以来,截至2013年底累积的外贸顺差应该也没有超过22000亿美元,自2014年起四年的外贸顺差则超过19000亿美元。但是,恰恰是外贸顺......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8日 11:19

伊瓜苏

我们这一行人从伊瓜苏机场走出来时有些傻眼——接机区一个中国人也看不到。这意味着接我们的华人导游没有到。团长有些不耐烦,说了一句,赶紧给导游打电话!我和老张赶紧都拿出电话,一个打固定电话、一个打移动电话。但是打了半天只是听到里面叽里呱啦的葡萄牙语的语音提示,就是打不通,也听不明白在说些什么。我们怀疑可能巴西有几个不同的移动通信公司,漫游状态下每家电话的前缀符号、区号都不相同,我们一直没有找对正确的拨号方法。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其实这一路走来都挺顺利的,没有什么差错,恰恰到了这么一个南美小城遇到这样一个问题。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4日 15:48

旧土地制度下的拆违

谈到拆违,必须要首先明确什么是违章或违法建筑。违建无非是两种,一种是非法占有公有土地——包括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但主要是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建筑物;另一种是在“自有土地”、主要就是农村村民“自有”宅基地和承包土地上超越土地用途和规定面积建设的建筑物。而违法建筑的大量存在,重要原因就是大量公有土地、特别是集体所有土地的存在。

目前中国乡村治理、特别是“发达地区”乡村治理的基本局面是,依靠对大量集体土地的支配权所产生的收益,支撑了乡村的基层“干部队伍”......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30日 15:32

与明斯基时刻有关的问题

1、未来本地的危机会是典型的以“明斯基时刻”为标志的危机吗?危机一定以资产价格下跌为标志吗?

2、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危机是一场“明斯基时刻”式的危机吗?俄罗斯呢?

3、如果持续海量印钞、靠印钞来维持资产价格,是否也能维持债务链永远不断、甚至实现债务不断归零?

4、是否在外汇管制的情况下,就有可能在持续海量印钞的同时还能做到货币不崩溃、不爆发恶性通货膨胀?

5、是否能够通过发钞直接购买股票推动股市上涨、从而最终吸引境外投机资金,依靠投机资金的流入就能达到改善国际收......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17:33

拉达克的早春

“你是藏族人吗?”我问一个服务员。服务员也是我们的向导,陪伴我们在赞斯卡河谷、喀喇昆仑山中徒步。这时的印度平原上小麦已经将要成熟,但是拉达克依然春寒料峭。房间里的暖器还没热起来,我们早早来到餐厅,坐在一起聊天、抱团取暖。向导们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充当服务员,站在我们身旁。

“不是。我是北印度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北印度人”这样一个说法。我怕他误解了我的意思。

&ldquo......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09:59

端午魔咒与秋天的故事

从今年一月开始,港币汇率开启了一轮持续下跌的行情。这一次下跌似乎不同于次贷危机之中以及2016年初央行“打爆人B空头”的那回,持续时间之久是有联系汇率制后史上罕见。前几次的港币汇率下跌似乎都是对某一突发事件的应激反应,监管层干预后很快恢复正常。对此现象,有种解释认为,由于港地的银行业不再愿意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按揭贷款上,导致港币资金宽裕、利率低迷,再港币与美元之间形成了套利空间,套利行为又导致了港币汇率承压。

但是这种流行的解释反而使我们有一些兴趣来猜测一下是否还可以有其他的原因......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8日 11:18

声明

本人在《财新》网的博客是唯一经认证的本人文章发布平台;本人未在搜狐网开设供他人查阅的博客、日志和自媒体,也未授权其发布任何本人的文章;搜狐网上一切署名为“邹鸿鸣”、或使用本人头像的文章,均与本人无关。

特此声明!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0日 09:36

我对经济学的一点感悟

——写在母校105年生日及经济系建系90周年之际

我入学时经济管理学院刚刚成立没有几年,我所考入的经济系也同样才恢复没有几年。那时的经济学和管理学自然不像当下这般炙手可热。现在每次聚会时留在学校已经任院领导的同学就会说,我们今年又召到了多少名各省“状元”。想当初考入经济管理学院的同学大致分为两类:一是第一志愿其实报了其他学科和其他专业,阴差阳错到了这里;还有一类同学是对于社会风潮和时代变迁已经有了一些敏感,第一志愿报了经济......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0日 15:05

放开索罗斯,要来冲我来!

2015年对于国际对冲基金行业而言不算一个好年景,不仅普遍收益不佳,而且许多基金干脆对市场失去了感觉、选择退钱关张了事。但是2015年对于中国对冲基金行业却可能有特别的意义——中国对冲基金完成了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首秀。

中国对冲基金发端的准确时间已不可考,但基本可以认为随着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诞生就有了从事对冲和套利操作的专业投资者。2010年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基于股票策略的对冲基金终于登堂入室,立刻成长为这一行业中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一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大多数宣称采用市场中性策略、......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9日 13:10

由SDR说起……

最近关于SDR的问题异常喧嚣。但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专家学者对有关SDR问题的解读,都让人有隔靴搔痒的感觉。我二十年前进入银行工作,一开始在国际业务部门负责世行贷款业务,虽没去过华盛顿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但是一两个月总要跑一下位于钓鱼台国宾馆以及后来的朝阳门富华大厦的世行驻华代表处。另外再加上我们负责单位的外事工作,每年安排领导参加世行和IMF年会是最重要的外事活动之一。所以与这两个国际金融组织也算有那么一点点接触。但是后来赶上亚洲金融危机,我们那时压力也大,又看到IMF在一些国家的“强势”和“恶劣”表现,对于IMF就格外......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0日 10:34

对近来市场中一系列噱头的个人看法(四)

人民币国际化

【按语】本文写完已有一段时间,但一直不敢发布。好在央行自己决定人民币可以贬值了,而且IMF也决定延迟人民币加入SDR储备货币,压力相对小了一些。在此声明,秉持本人一贯风格,文章基本不引用数字,如果涉及数字也一定是公开数字。本文的假设和推论均基于猜测,完全无任何内幕消息,也与本人工作无关。撰写本文的目的依然是为未来对金融史有兴趣的人士就当下发生的事情提供一种不基于阴谋论的解释和线索。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4日 16:52

还能谈谈汉奸问题吗?

今早早起看外盘,突然看见微信群里某人以史料证明某组织没有高级将领和整建制部队投敌可能不准确,不知怎么热了这么个话题。再晚一些上网才知道某报在成版谈论这个问题。我过去一直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并不是因为身边有过汉奸或者有许多汉奸家属。恰恰相反,身边祖辈被杀的很多,真正因为“汉奸”被杀的就一个。小时在农村上小学,就知道一个同学的爷爷是地主,日据时期日本人组织类似“维持会”这样的所谓“自治机构”,十里八乡也有许多地主,都自觉地远离政治,只有同学的爷爷特想当官,于是就当了可能是“维持会长”、类似乡长的职......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9日 08:44

父爱监管下的中国股票市场

[按语]本文为2013年5月应FT中文网之邀就当年券商创新大会所做的评论文章之一,刊载于2013年5月9日FT中文网。本人认为此次股灾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而中国股市的暴涨只是泛滥的货币所造就的众多资产泡沫之一,随之而来的暴跌也是泡沫破灭故事的最新版本。但是中国股票市场的制度设计缺陷造成了股票估值普遍过高、投资者长期对高估值麻痹,这也是股灾形成的重要原因。在此还要给投资者打气:我把此前的大涨形容为“以废纸炒废纸”的行情,用远期的废纸(人民币)来炒作即期的废纸(股票),所以本身谈不上还有什么估值,不能苛责中国的投资者。先前的股市大涨表面上是亢奋,从根本上来讲是......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3日 10:18

旧文一篇:金融风暴再临?

(本文为2014年11月应中国新闻社之邀为台湾《旺报》所作“美国QE退出”系列文章之一,已发布于去年11月6日本人博客)

近日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流动性,而商业银......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8日 17:11

外汇占款还在,外汇储备没了

呵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