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6月15日 09:59

端午魔咒与秋天的故事

从今年一月开始,港币汇率开启了一轮持续下跌的行情。这一次下跌似乎不同于次贷危机之中以及2016年初央行“打爆人B空头”的那回,持续时间之久是有联系汇率制后史上罕见。前几次的港币汇率下跌似乎都是对某一突发事件的应激反应,监管层干预后很快恢复正常。对此现象,有种解释认为,由于港地的银行业不再愿意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按揭贷款上,导致港币资金宽裕、利率低迷,再港币与美元之间形成了套利空间,套利行为又导致了港币汇率承压。

但是这种流行的解释反而使我们有一些兴趣来猜测一下是否还可以有其他的原因......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8日 11:18

声明

本人在《财新》网的博客是唯一经认证的本人文章发布平台;本人未在搜狐网开设供他人查阅的博客、日志和自媒体,也未授权其发布任何本人的文章;搜狐网上一切署名为“邹鸿鸣”、或使用本人头像的文章,均与本人无关。

特此声明!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0日 09:36

我对经济学的一点感悟

——写在母校105年生日及经济系建系90周年之际

我入学时经济管理学院刚刚成立没有几年,我所考入的经济系也同样才恢复没有几年。那时的经济学和管理学自然不像当下这般炙手可热。现在每次聚会时留在学校已经任院领导的同学就会说,我们今年又召到了多少名各省“状元”。想当初考入经济管理学院的同学大致分为两类:一是第一志愿其实报了其他学科和其他专业,阴差阳错到了这里;还有一类同学是对于社会风潮和时代变迁已经有了一些敏感,第一志愿报了经济......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0日 15:05

放开索罗斯,要来冲我来!

2015年对于国际对冲基金行业而言不算一个好年景,不仅普遍收益不佳,而且许多基金干脆对市场失去了感觉、选择退钱关张了事。但是2015年对于中国对冲基金行业却可能有特别的意义——中国对冲基金完成了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首秀。

中国对冲基金发端的准确时间已不可考,但基本可以认为随着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诞生就有了从事对冲和套利操作的专业投资者。2010年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基于股票策略的对冲基金终于登堂入室,立刻成长为这一行业中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一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大多数宣称采用市场中性策略、......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9日 13:10

由SDR说起……

最近关于SDR的问题异常喧嚣。但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专家学者对有关SDR问题的解读,都让人有隔靴搔痒的感觉。我二十年前进入银行工作,一开始在国际业务部门负责世行贷款业务,虽没去过华盛顿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但是一两个月总要跑一下位于钓鱼台国宾馆以及后来的朝阳门富华大厦的世行驻华代表处。另外再加上我们负责单位的外事工作,每年安排领导参加世行和IMF年会是最重要的外事活动之一。所以与这两个国际金融组织也算有那么一点点接触。但是后来赶上亚洲金融危机,我们那时压力也大,又看到IMF在一些国家的“强势”和“恶劣”表现,对于IMF就格外......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0日 10:34

对近来市场中一系列噱头的个人看法(四)

人民币国际化

【按语】本文写完已有一段时间,但一直不敢发布。好在央行自己决定人民币可以贬值了,而且IMF也决定延迟人民币加入SDR储备货币,压力相对小了一些。在此声明,秉持本人一贯风格,文章基本不引用数字,如果涉及数字也一定是公开数字。本文的假设和推论均基于猜测,完全无任何内幕消息,也与本人工作无关。撰写本文的目的依然是为未来对金融史有兴趣的人士就当下发生的事情提供一种不基于阴谋论的解释和线索。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4日 16:52

还能谈谈汉奸问题吗?

今早早起看外盘,突然看见微信群里某人以史料证明某组织没有高级将领和整建制部队投敌可能不准确,不知怎么热了这么个话题。再晚一些上网才知道某报在成版谈论这个问题。我过去一直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并不是因为身边有过汉奸或者有许多汉奸家属。恰恰相反,身边祖辈被杀的很多,真正因为“汉奸”被杀的就一个。小时在农村上小学,就知道一个同学的爷爷是地主,日据时期日本人组织类似“维持会”这样的所谓“自治机构”,十里八乡也有许多地主,都自觉地远离政治,只有同学的爷爷特想当官,于是就当了可能是“维持会长”、类似乡长的职......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9日 08:44

父爱监管下的中国股票市场

[按语]本文为2013年5月应FT中文网之邀就当年券商创新大会所做的评论文章之一,刊载于2013年5月9日FT中文网。本人认为此次股灾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而中国股市的暴涨只是泛滥的货币所造就的众多资产泡沫之一,随之而来的暴跌也是泡沫破灭故事的最新版本。但是中国股票市场的制度设计缺陷造成了股票估值普遍过高、投资者长期对高估值麻痹,这也是股灾形成的重要原因。在此还要给投资者打气:我把此前的大涨形容为“以废纸炒废纸”的行情,用远期的废纸(人民币)来炒作即期的废纸(股票),所以本身谈不上还有什么估值,不能苛责中国的投资者。先前的股市大涨表面上是亢奋,从根本上来讲是......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3日 10:18

旧文一篇:金融风暴再临?

(本文为2014年11月应中国新闻社之邀为台湾《旺报》所作“美国QE退出”系列文章之一,已发布于去年11月6日本人博客)

近日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流动性,而商业银......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8日 17:11

外汇占款还在,外汇储备没了

呵呵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09:21

中国股市的委内瑞拉时刻

前日里来了一位委内瑞拉客人,传言他要带来一笔领土还贷的大买卖。这样的消息旋即在中国舆论场上引起巨大震荡。中国人或错愕、或狐疑、或亢奋。对于我们的委内瑞拉同志,我们心情复杂。但是中国股市却迫不及待地以大涨向伟大领袖和导师查韦斯及其继承人致敬了——据说,在过去的一年中,委内瑞拉股市以四倍多的涨幅居世界第一;而在前一年,委内瑞拉的股市好像也上涨了三倍。中国股市以近期的连续大幅上涨向我们的委内瑞拉同志、也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股市的委内瑞拉时代到来了!

我们一直有个担心,随着中国资产......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1日 11:36

宿命论视角下的QE退出

阴谋论作为当下内地社会最主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并未妨碍宿命论的流行。目前关于美国QE退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以财经评论员“牛刀”为代表,认为美国QE退出会导致美元升值、美元利率上升以及新兴市场资金外流,进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无可避免地引起金融风暴甚至经济崩溃。另一种观点认为由于有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垫底,央行有足够力量维持币值稳定;而央行为刺激经济还会放水,在带动资产价格继续上涨的同时会吸引境外热钱持续流入,又进一步稳固了人民币升值预期。于是形成一种央行放水、资产价格上涨、热钱流入的“良性循环”。两......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08:49

金融风暴再临?

近日中国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流动性,而商业银行拿到钱自然要第一时间把钱放出去生息。影子银行的发展推高了市场的实际利率,商业银行当然不会仅仅满足于那点官定利率。商业银行有各种戏法提高实际利率,利用贷款的派生业务提高&ldq......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9日 16:20

喜马拉雅的杜鹃

正是喜马拉雅高山杜鹃火红绽放的时节。

早晨,我们在达兰萨拉后面一个应该是叫做Bhagsu的小村。在一座印度神庙的门口,几个人已经脱鞋、进了神庙。我也脱了鞋,但是脚一沾到冰凉的石板,我决定放弃了。

见我还没进去,刚出神庙的逸尘很诧异地问我:“都到这里了,不想进去看看?”

“算了。这一路看的神庙太多了,都差不多。而且我怕凉。”

&ld......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09:59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下)

友:这样一家或几家银行是否可能抬高中国“国际地位”呢?

我其实一直搞不明白这种国际金融组织里的“国际地位”、“话语权”、“发言权”到底是些什么。就是指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的股权比例和欧美人对世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垄断吗?还是说这两家机构都放到华盛顿了?

先说股权比例吧。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国政府有一天将自己在中、农、工、建这几家银行中的股票各拿出180多股,按照联合......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7日 12:48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上)

去年九、十月份,有关于在某一个地区建立一家向基础设施投资的区域型银行的建议,我的一位朋友就这一问题与我做了探讨。以下是对话的整理。

友:能否就成立这样一家银行谈些看法吗?

我:您知道,我的工作与这类事情有关联、甚至是冲突,我无法发表任何看法。而且您知道我以往的许多观点,可能说出来不符合你们的宣传口径,也没有办法采用。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9日 14:45

人民币的空城计

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们终于会发现,当下最大的金融泡沫既不是中国房价,也不是中国股票,甚至不是翡翠玉石、南红玛瑙、沉香硬木、古玩字画、艺术品和邮票废币。人民币本身可能正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最大泡沫。

至少在经济问题上,相当多的国人似乎一直是全能神信徒。他们相信有一个全能的货币当局、就像我们曾经如此崇拜计划经济。许多人相信这个全能的货币当局熟练地操纵着中国的利率、汇率、股票市场甚至是中国经济的起步、加速和刹车。近期围绕人民币汇率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竟然都被信徒和舔菊者们描绘为决策者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14:26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下)

三个人从老赵家里出来,想去老范家看看老范的父亲。今天正赶上村里给承包地集中浇水,老范的父亲一早就去地头上等着排队浇水,可能现在还没回家。

路上说起给老赵的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老赵的儿子上的不是什么正经大学,虽然这几年在北京,但好像也一直没什么正经工作;可能最近连一个不正经的工作也没了。老赵前一段也流露出让我们给留意一下工作机会的意思。老王的意思是安排到自己的项目上,可能常驻廊坊或者石家庄。

老范就说:“算了。要不就先别......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2日 09:00

卖国如斯!

……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0日 12:02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上)

春天的一个午后,我和老王开着车驶入T村。

T村位于北京与河北交界处、官厅水库边,刚好在河北一侧。许多人来这里分不清这里是北京还是河北。村外挨着官厅水库边早年曾经长着草,与北京的所谓“康西草原”连在一起,村民们早年就将不再拉车的赖马和骡子留下供游客来骑。不过现在水库边的地早已被马踏实、板结,长年也不长草。早年北京游客也都有在周边郊游被敲诈、挨打的经历。很多北京人第一次挨打就是在康西草原了。但是这都没有阻止一些人还来这里骑马和骑骡子。我们也是来这里骑马就和村里人混熟的。其实我并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