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邹鸿鸣 > 由SDR说起……

由SDR说起……

最近关于SDR的问题异常喧嚣。但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专家学者对有关SDR问题的解读,都让人有隔靴搔痒的感觉。我二十年前进入银行工作,一开始在国际业务部门负责世行贷款业务,虽没去过华盛顿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但是一两个月总要跑一下位于钓鱼台国宾馆以及后来的朝阳门富华大厦的世行驻华代表处。另外再加上我们负责单位的外事工作,每年安排领导参加世行和IMF年会是最重要的外事活动之一。所以与这两个国际金融组织也算有那么一点点接触。但是后来赶上亚洲金融危机,我们那时压力也大,又看到IMF在一些国家的“强势”和“恶劣”表现,对于IMF就格外有一种抵触情绪。而且,最后一年安排领导参加IMF年会,由一位原本在央行任职、但已转任某一商业性金融机构、风头正健的金融家在会上发表演讲,大谈中国的金融改革。这让人有种奇怪而不安的感觉。要知道,商业组织参加IMF年会,基本就属于打酱油——那里是中央银行家的地盘呀。一个商业银行的银行家谈监管和金融改革、哪怕你曾任职央行,也属于越位,而且坏了官场规矩。结果这次年会结束后没过多久,这位金融家就出事了,不仅身陷囹圄、并且最终家破人亡。所以我一直有一个心理阴影,就是认为无论一个国家还是个人与IMF热络了,基本属于不好的兆头。

后来因为我们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的提前部署,中国安然渡过了危机。特别是加入WTO之后,眼见中国的外汇储备一天一天地增加起来了,我长出了一口气——我们可以永远摆脱IMF的阴影了。总之我对IMF的态度一直就是讳疾忌医、敬而远之。我觉得我们这个国家对IMF一直也应该是这个态度。最好大家永远井水不犯河水才好。

结果是现在不仅IMF这个词热了起来,而且SDR这个词也热了起来。说实在的,因为对IMF的那样一种抵触情绪,再加上后来并没有参与过与之相关的工作,我对这个问题确实没什么研究。按照我自己粗浅的理解,好像SDR一般情况下就是个记账单位,什么都说明不了。如果你看IMF的报表,IMF的报表就用SDR记账,并没有在IMF的报表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SDR“池子”。

我估摸IMF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单位来记账,可能主要就是想体现自己的独立性、以免给别人落下口舌。总部就设在美国了,主要一部分资产可能也是美元资产,如果再用美元记账,让人误以为就是个美国的金融机构,定会被反美人士和一些野生经济学家说成是美国操纵的傀儡机构、白手套、黑手之类。但是如果像联合国的工作语言要用五、六种语言那样,IMF的财务报告索性就使用五、六种货币甚至十几种货币出报告,就会发现由于各种货币之间汇率频繁变动、有时波动极大,折算成各种货币之后IMF的财务表现就会差异极大。可能某一年中以某一货币折算的IMF财务表现极好,而以另一种货币折算的财务表现可能极差。这个时候可能就不知道以哪一个货币的报表为准。其实只使用美元一种货币记账,可能也存在这个问题。比如去年美元相对主要货币汇率大涨,而IMF资产里面肯定也有一大块非美货币资产,如果用美元记账去年IMF账面会有很大的源于汇率的账面损失。虽然IMF可能不追求盈利,但它可能也要考虑财务可持续的问题。所以用这么一个货币拼盘拼出来的人造货币记账,既能体现独立性、也能保证财务报告的连贯性。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只想体现IMF的独立性可以使用黄金啊。我猜之所以不使用黄金记账,原因可能并不是因为有人解释的黄金不好获得、供应量跟不上经济和金融发展速度、会造成通货紧缩之类的原因,可能仅在于黄金已经越来越不具备货币属性,分配给成员国黄金份额,它依然需要将黄金换成货币再进行对外支付。另外,如果用黄金还面临一个尴尬,就是其实从长期看各个国家都是不断在增加货币供应,IMF持有的资产肯定是以各种货币计价,如果折算成黄金,IMF的报表肯定很不好看,因为所有货币从长期来看相对黄金都是在贬值。

反过来,IMF确定了SDR篮子货币的权重,是否IMF的全部资产就要按这一比例精确配置各币种资产呢?我猜也不是。其实IMF报表公布的各类资产好像也没那么细,就像中国外汇储备里都是些啥你没法去猜,IMF各类资产都有啥,也没法猜。

 

想当年想树立一个新时代的偶像让大家学,就说谁身残志坚,在给别人针灸的时候还学会了多少门外语——特别要强调他(她)学会了“世界语”。那时觉得世界语是多么高大上的东西呀,因为连老外都不会说,老外要想说也得学!可是现在谁还知道世界语是神马东东啊,因为压根儿就没有人用。其实SDR就是金融领域的世界语。就像你在世界语里使用多少非英语的单词字母也改变不了这一语言对于英语的地位,单靠在SDR的篮子里不管加入一种货币多大的份量,也不能改变这种货币相对美元和其它“硬通货”的地位。比如IMF今天要挽救委内瑞拉,但不再给委内瑞拉钱了,而是在SDR篮子里加入委内瑞拉的“强势玻利瓦尔”,或者干脆再设立一个SDR2,这个SDR2完全由“强势玻利瓦尔”组成,那么是不是全世界人民就欢天喜地用各种货币换成“强势玻利瓦尔”、委内瑞拉就得救了?

那么,SDR是否就彻底没用呢?我大致浏览过IMF的财务报告,理解很浅。似乎IMF报表中记载了其持有SDR资产。但是如果搜索一下有关IMF向受援国提供的贷款,大部分好像也是美元、欧元贷款。我是这样理解的,就是一个很惨的国家,比如被中国网民肆意嘲笑的乌克兰,肯定不能从国际市场上借到钱了,但是IMF还能利用自己的信用为它们在市场上借到钱、再转借给这些国家。但是还有一些更滥的国家,连这种方式都弄不到钱,连IMF都趟不了那一泡浑水,但是因为它们是IMF成员国,当初认缴过份额,一开始认缴份额时按照份额分得了提款权或者特别提款权之类的东东,这个钱可能要比认缴的份额高一些。到最后没办法了,成员国是可以提取的,拿到的就是一篮子货币。但是哪个国家要是提取了这玩意儿,那真是山穷水尽、没救了。

所以说什么因为SDR里配了某种货币,别人就必须按照SDR的篮子货币的比例配置自己的外汇资产,这基本属于瞎掰。这样看来,只有两种情况下是必须要按比例用到SDR篮子里的各种货币的。一是那些提取了SDR的国家,它要还钱时也要归还一篮子货币,所以它需要一些各种货币。二是IMF在成员国提取SDR时,它可能要准备一些各种货币。但是无论IMF还是成员国支款还款都可以临时在市场上买就行了,不必一定要在一个长远的时间里一直存储着各种货币。所以这是IMF强调货币篮子里的货币一定要“自由使用”,基本就是两个意思,一是我想要的时候我能立刻不受限地换得到,二是货币母国不能操纵汇率、不能让我兑换货币时因为非市场的原因被人黑一道。

不过这就引申出来一个问题,如果一个货币加入SDR主要意味着这种货币可能用于融资,那么,用一种货币融资意味着对这种货币做空啊!比如如果现在IMF以后的对外贷款都用人民币……而我们的软妹币恰恰最怕被别人做空、连提都不能提啊!所以经济学家陈志武说现在加入SDR好像时间有些不对,就像葛优说的,你可没赶上我的好日子呀!敢成为SDR篮子货币的那些货币好像都是不怕被人做空、盼着被人做空的货币。

当然有人咬牙切齿地说,我靠,我们还是被美国小鬼子涮了,难怪开始他们不同意,这节骨眼儿上他们同意了,还有欧洲那群喽啰给他们鞍前马后地跑,现在连IMF改革都要同意。我要声明,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我的意思。我觉得应该是我们都被一些所谓的专家给忽悠了,然后我们又把老外给忽悠了。所以有些老外纳闷我们为什么对这玩意儿那么起劲儿,还有人说这种来自于IMF的褒奖,就相当于幼儿园里发的一朵小红花。

我真正担心的是,加入SDR一篮子货币对于我们相当于是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索姆河战役——为了一个没有战略价值的目标付出了太过巨大的代价。就像经过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一场场绞肉机战役之后,欧洲国家普遍陷入厌战、绥靖主义的状态,最终导致极权主义崛起;我担心最终水落石出之后,“改革”这个词可能从次声名扫地,我们可能再也不相信改革。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