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邹鸿鸣 > 近来农产品投资策略的回顾与展望

近来农产品投资策略的回顾与展望

一年多以前我们确定要做农产品策略,初期是基于一个朴素而模糊的认知,就是玉米大豆大致四年一个行情。我们其实并不知道其成因到底是什么,是欧美的轮作周期、天气还是因为不同政党施政政策的差异。不过我们当时还是找了一些理由去做这个决定,就是认为气候变化、美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的土地制度以及人民币的汇率政策这些问题纠缠在一起、在某一时间点可能会产生一个强烈共振,导致一个农产品的超级牛市周期。

当然,2016年大豆和玉米的行情比较弱,所以我们也做两手准备,一是这个“规律”不再兑现、或者还是一波弱行情,另一种可能就是某种补偿式的上涨周期。到了2020年这一波行情走完,我们可以确认,这个上涨周期如期而至、兑现了。就玉米和大豆这两个品种来看,现在的挑战是,如何确认这个行情的性质——是超级牛市的开端、还是仅仅又是一波脉冲型行情?农产品特别是谷物的价格是否会再上一个大的台阶?拿小麦来说,一百年前美国小麦的价格就已经达到过一蒲式耳二美元的价格水平。但是一百年过去了,美元的内在价值不知道贬了多少,但是过去十年美国小麦价格的谷底时小麦价格也只有3.6美元/蒲式耳,目前经过大涨之后价格也刚刚超过6美元/蒲式耳。这样一个粮食的极低价格,固然是这一百年来农业革命的结果,但是这也是美国大萧条之后开始实施的、后来不断扩大的、并且被各个国家广泛效仿的农业补贴政策的产物。在农业补贴政策下总体而言全世界范围内存在过度开垦的问题,这种过度开垦反过来又进一步加重了各个家国农业补贴政策的负担。这样的农业政策是否有可持续性?

另外一些长期性的问题,比如目前南美的天气问题会不会是一个长期的气候变化的某种征兆,还不能下结论,需要更多信息。而2020年的疫情也增加了分析这轮行情、做出预测的难度。就美国大豆市场而言,有这样一个现象值得关注,为什么这个收获季美国自身的压榨量这么大?和美国的生物柴油政策以及石油消费状况到底有什么关系?在存在豆油和豆粕套利关系的情况下,美国大豆压榨的增加并没有导致美国本土豆粕价格被抑制,美国始终保持很高的大豆压榨利润水平,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就中国市场而言,我们认为可以尝试寻找以下一些因素作为理解这轮行情的线索——不过我们依然没有直接的可靠依据。一是近年来大量中国资本和劳力在俄罗斯从西伯利亚到远东从事玉米和大豆的种植。疫情、不友好的氛围、人员流动的阻断导致这部分产量消失了。二是我们出于某种恐慌情绪,太过强调某个品种的粮食自给,比如给予大豆种植高额补贴引导农民种植大豆,反而大豆的增产换得成倍的玉米产量的损失?

这波行情有一个特点,国内市场玉米是带头大哥,国际市场大豆是带头大哥。但就全世界谷物市场而言中枢是玉米,玉米价格的上涨最终传导至其他谷物,比如小麦甚至稻米。相对而言小麦的涨幅最低,似乎才从碗底里爬出来。小麦价格如此低迷,重要的原因就在于2014年花费巨资的索契冬奥会之后,俄罗斯因为吞并克里米亚被制裁,终于再也没有能力维持虚高的汇率。卢布贬值让俄罗斯从农产品的全面进口国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让人似乎一眼瞥到了沙俄时代的荣光。其实农业一直是受汇率影响最大的行业,虚高的汇率直接影响农业的竞争力。而俄罗斯这样一头巨兽突然闯入国际谷物市场,对于市场当然会有颠覆性的影响。不过在国际市场谷物价格大幅上涨、而俄罗斯官方统计的谷物产量并未下降、出口也并未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俄罗斯准备对小麦以至玉米和大麦出口加征关税以保证国内供应,可能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们关于产量损失的猜测。

另外,我们再通过白糖这个品种来谈论农产品的策略。过去十几年中,白糖似乎也符合某种规律性的六年“周期”,大致四年下跌、两年上涨。其原因也不明确。但是如果假设目前是价格的底部,那么应该有一波为期两年的价格上涨行情。在2019年底,由于市场预期2019/2020榨季国际市场蔗糖供应出现缺口,一度以为可能行情会提前发展。而且2020年前两个月的市场走势确实加重了这种预期。但是没有料到疫情影响急剧扩大,并且原油市场出现没有先例的下跌,白糖价格反而一头载入谷底,至今依然走势艰难。

白糖本就有“妖糖”的绰号。这个品种桀骜不驯、难以驾驭,想来可能有以下一些原因。一是相对其他作物甘蔗的种植效率中外差距更大,中国蔗糖的压榨成本与其他出口国特别是巴西相比,更加悬殊。这种悬殊的价格差异造就了极高的套利空间。一般而言白糖的单位价值相对谷物要高,所以似乎白糖成为了某种处于临界点的作物:我们经常听说走私白糖的消息,但是很少听到走私谷物的消息。可能单位价格高于白糖的商品才值得通过海路走私,而单位价值更低的货物没有通过海路走私的价值?不过走私还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官方会否通过“合法走私”来调控白糖的价格?比如在特定时段允许配额外进口白糖,甚至可以不按配额内或者配额外汇率缴纳关税。于是我们总能看到这个市场里一些离奇的现象,比如广西甘蔗种植和蔗糖企业补贴后保本压榨的成本大概为5200/吨,内蒙古甜菜种植和制糖的白糖保本价格大致为5400/吨,但是市场就有机构愿意以远低于这样的保本价格“套保”。这只能说明这些机构获得白糖的成本还远低于相对现货价格巨额贴水的期货价格。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可以考虑白糖策略的有利方面。一是疫情下国际原油开采的投资不足,是否会导致未来原油价格的超预期反弹?而巴西甘蔗压榨糖醇比的恢复是否会使预期中的蔗糖供应不足如期出现?二是泰国的蔗糖减产是否是一个趋势性的变化?反应了湄公河径流和东南亚局部气候的历史性改变?三是中国禁止进口固体废物之后,短时间内西方国家不太可能迅速建立起一套回收、分类和处理废纸这类低值废物的回收再利用体系,大量依靠废纸浆的中国造纸业无法通过国际市场获得足够数量的廉价废纸浆来弥补原料缺口,不得不改为大量购买木浆,木浆价格的上涨导致国内及周边国家替代种植的出现。在现有土地制度下,大量农村土地依靠在外就业的农民工季节性回到乡村完成特定环节的耕作和收割。造纸用树木的种植减少大量的耕作环节,砍伐期有极大的可伸缩性、有利于种植者降低经营风险。所以替代种植会否成为一种趋势?第四,中国以至世界范围内淀粉糖相对蔗糖具有价格优势,淀粉糖代替蔗糖是一种趋势。玉米以及其他谷物价格上涨并且如果最终稳定在一个新的水平之上,这种价格抬升会否传导至白糖市场?



推荐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