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326日推出的原油期货,其目的据说是要形成中国的原油“定价权”。而关于“定价权”的争论和渴望,其实一直反映了这个国家的一种基于阴谋论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似乎某个国家或者组织拥有了定价权,也就拥有了操纵市场的能力,于是这个国家或组织肯定能通过操纵市场涨跌来获得一种特殊收益。

如果历史上确实有过关于定价权的形成与争夺,可能最初的目的和最终结果与上述臆想也有很大差异。其实早期石油与各种资源品的生产和贸易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周期性地经历市场价格从暴涨到暴跌的周期性波动。而每一轮波动的结果是大量企业、投资者的破产,大量财富的损耗以及从业者个人的沦落。洛克菲勒的成功就在于他用托拉斯也就是垄断的方式来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石油价格的暴涨暴跌,减少了社会财富的损失,这种损失减少的一个结果就是类似标准石油公司这样巨型企业和价格联盟的出现。但是在市场波动减少、稳定性提高的同时,垄断价格和垄断利润的产生又对公众利益造成了损害。这又导致反垄断运动的出现。

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矿产行业的格局不断成熟、稳定,其主要运转模式无非是依靠几大矿业开采巨头与下游大型冶炼企业、大型用户或大分销商之间以长期价格协议与固定的销售协议来实现全行业的稳定。市场处于垄断与自由竞争之间的一个微妙平衡。所以这一阶段所谓国际市场定价权表现为大型企业之间的协议价格,这一方面起到熨平市场波动的作用,另一方面大型企业获得了一定的垄断利润。

还以石油行业为例。在上述产业格局下,基本上不存在一个公开的、可以广泛参与的国际石油市场。这样的市场也不需要期货市场,因为不需要发现价格、也无从投机。而到了七十年代随着类似马克·里奇这样的商人以及大型贸易公司的出现,一些更小的石油生产商和更小的冶炼企业、用户可以直接或通过贸易企业进行交易,在加上石油禁运和各种经济制裁的背景,国际石油市场反而应运而生。也是在此基础之上,诞生了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可以说,期货市场的诞生,往往反映了一个行业内价格决策权的分散化,本身就是对所谓“定价权”的消解。当期货市场的价格对现货市场具有决定性影响的时候,其实这个市场已经实现了某种“民主化”,定价权已经无从谈起。虽然大型企业在这一变动中依然表现优异——剧烈的价格波动对于大型企业往往不会造成致命打击,但这并不是因为大型企业可以操纵价格、使价格总是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更在于大型企业的规模优势和分散风险的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谈一下所谓中国“定价权”问题。如果这个定价权是文章开头所做得定义,可以看出至少在石油市场、特别是期货市场里,这基本是个伪命题。就像中国有自己的股指期货、中国人依然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市场的定价权,一有市场暴跌从小股民到监管者依然要满世界找境外投机者和“做空中国”的敌对势力。但是中国对资源的定价有没有影响呢?这个确实有,而且还很大,甚至深刻改变了许多产品的国际定价模式,只是中国人一直不承认自己有这个“能力”。

以铁矿石市场为例。铁矿石国际贸易自上世纪80年代初采用年度谈判方式以来,也曾稳定运转20余年。这样一个不开放、拥有有限参与者的市场,自然也不需要期货市场,甚至连一个现货市场都不存在。但是随着中国高铁行业的快速增长,新世纪之初中国加入了长协谈判,从此格局大变。由于钢铁行业技术含量低,中国又拥有特有的国有企业制度、地方政府沉溺于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之中不能自拔并乐此不疲,中国的钢铁行业形成了顽固的地方割据。在这样的局面下,高铁行业基本上就是靠对环保的低投入来保持低价格的竞争优势。在全民通过牺牲健康来为钢铁行业进行补贴的情况下,中国钢铁企业普遍活得不错,谁也吞并不了谁,所以随着总体生产能力的提升带来的反而使产业的分散化。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首先是国内对铁矿石的争夺比较热络,国内铁矿石相对国际市场永远有一个可观的溢价;二是无论是以往指定一两家外贸公司、还是后来让中钢协出面代表这拥有难以计数钢铁厂的所谓“中国钢铁行业”用一个声言去参加国际铁矿石谈判,都很难形成统一声音。中方谈判代表自然应以压价为基本任务,但是总能遇到后方失火的情况。而国际矿商发现直接和冶炼企业进行现货贸易能够获得更高的价格,当然愿意采用现货交易。于是由于中国的加入,不仅抬高了铁矿石的价格,而且打破了运行了几十年的市场运行方式,活生生地诞生了一个以往不存在的铁矿石现货市场。有了现货市场自然就可以有期货市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钢铁业当然拥有“定价权”,只是这个定价使得矿业公司可以获得更高的垄断利润。而这一点只是我们自己不想承认的而已。

如果铁矿石期货以及中国独特的螺纹钢期货都没能使我们获得我们想要的对于铁矿石和钢铁市场的那种“定价权”的话,现在也看不到人民币原油期货使我们获得我们想要的那种“定价权”的蛛丝马迹。最终可能这个期货的成果就是相当于又开了一家赌场、把赌资和部分抽头留在了国内,增加了一些就业。但是我们还要关注期货市场的另一种功能,就是境内外市场套利。客观地说,中国市场的实际通货膨胀率、对通货膨胀的预期以及实际市场利率都要高于官方统计数字,这种高通胀预期和高利率表现在期货上就是期货远期合约相对近期合约大多数时候都存在较大升水,这个升水水平往往要大于境外市场。如果在央行维稳汇率、特别是希望让市场相信“人无贬基”还要经常拉抬人民币汇率的情况下,其实在境内做空某种两个市场高度关联的商品的人民币合约、在境外做多其美元合约,可以为国际和国内投机资本带来丰厚的套利收益。

这次上市的原油期货不仅允许境外投资者和投机者参与,而且交割库为保税库。看看会不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套利工具吧。

话题:



0

推荐

邹鸿鸣

邹鸿鸣

5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现就职于某金融机构;以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为主要研究方向。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