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从世界范围看,内地股市这一年来的跌幅也是比较大的。但是这样一个结果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相当一部分经济学家、市场人士已经预测到了这样的跌幅。总体而言,这种下跌既反映了宏观经济基本面的情况,包括实体经济、通货膨胀形势,也反映了过去几年货币政策和过度监管对市场的影响。

首先,就实体经济对股票市场的影响而言,并不是说内地股票市场已经可以作为经济的晴雨表、能够有效反映实体经济的健康状况了。正是因为内地股票市场的不成熟,除了大量的中小投资者参与这个市场外,实体经济的经营者——不论是民营企业及其经营者、还是国有企业,也都过度参与了这一市场的投机。当实体经济经营出现压力,经营者不得不撤出投资去支持实体经济,就会对市场有向下的压力。比如大股东和重要股东的减持、高管的减持,其背后可能反映了实体经营活动面临的资金紧张。正像进入21世纪最初的几年,内地经济已经明显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红利开始显现,但是内地股市却反而进入了一轮长期探底的走势。如果干什么都能挣钱、挣得还不少,谁还会炒股票呢?内地股票市场一直就是以这样一种间接的、扭曲的方式反映实体经济。

通货膨胀对股票市场的影响也是非常微妙的。通货膨胀初期一定是先造成资产泡沫,并且通货膨胀对于资产泡沫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对资产泡沫的膨胀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随着通货膨胀开始持续打击实体经济,就会导致资产泡沫的破灭。股票市场的下跌就是这样一个资产泡沫破灭的先导。这两年来内地股票市场的走势很好地阐释了这一点。

同时,最重要的一点,内地股票市场的过度监管造成了市场的严重扭曲。内地资本市场是自上而下建立起来的,而不是从草根阶层的自由市场交易中诞生出来的。监管者对市场怀有深深的不信任,对参与市场的人有深深的不信任。他们认为,投资者没有经历过几百年资本市场的洗礼,必然不成熟、负不了责任。又由于这个市场设立的初衷就是为国有企业融资提供便利,市场成败关系到国有企业改革的成功,所以他们有义务将市场监管“好”。尤其是担心“不成熟”的投资者们在市场中亏损了、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找政府麻烦,所以他们更觉得自己有义务保证资本市场是一个“优良”的市场——就是一个在其中交易的投资品都是“优良品”、在其中发行证券的企业都是“优质”企业的市场。

藐视投资者的理性、藐视市场的力量与迷信自己的能力、迷信监管,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出于上述原因,内地资本市场从设立之初,就确定了以控制投资品供应、控制投资品质量为主要监管导向的监管模式。证券监管部门有最终权力决定哪些企业可以在这个市场上发行证券;决定哪些投资品种可以在这个市场中发行、交易;甚至决定哪些人、哪些机构可以参与这个市场。证券监管机构自认为自己是最专业、最公允的机构,对投资者充满了慈父关爱,可以有能力保证只有“好”的投资品才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和交易。这样的监管思想集中体现在股票上市的实质审核制。实质审核制导致投资品在一级市场上永远是供不应求,进而造成无论什么样的企业都可以在这个市场上以奇高的价格发行股票。所以内地的股票往往从上市第一天起就不是物有所值的;其价格不断向其价值回归,是再正常不过的。过去两年中国股票市场的历程,也反映了这一点。可以说,内地股票市场是在为自己的不成熟和因为错误监管所造成的扭曲还债。

2012年内地股票市场还会体现过去几年所表现出来的节奏,有下跌,也还会有上涨。但是2012年对于中国而言是承上启下的一年,也应该是继续推进改革的一年。未来内地金融领域的决策者们应该是市场经济的支持者,所以,应该冀希望于在资本市场领域进行更深刻、更广泛的改革。比如股票发行由实质审核向形式审核、注册制的转变;相关金融机构、中介机构设立门槛的降低,行业进入壁垒的撤除;甚至更多市场允许被设立、给投资者更多选择权,都应该被提到议事日程上。

2005年在股市大底时进行的“股权分置”改革已经说明,市场处于底部时,就是改革的良机。而哪怕不完美的、饱受争议的改革,也永远要比无所作为强许多倍。

      

  (本文为应中国新闻社之邀为台湾《旺报》所作专稿,已由该报编辑后以社评形式刊出) 

话题:



0

推荐

邹鸿鸣

邹鸿鸣

5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现就职于某金融机构;以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为主要研究方向。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