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前两天中学女同学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认识不认识什么人,能帮他儿子换个部队。当时吓了我一跳,我说:“真要打仗了?”

她也一愣,说:“不是!就是他在里面太累了,天天干活儿,干不完的活儿。简直就是把人当大骡子、大马使。”

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一是部队有劳动的传统;二是现在劳动力也短缺,以前能让民工干的活儿、能外包的活儿,可能现在也都让士兵干。他儿子在部队里累得实在不行,跟她哭过好几回了,要让她给活动一下、换个地方。但是他儿子是在空军,我在空军根本找不到熟人。跨兵种调一个小义务兵,谁又有那本事!

我就说,当初可是你想让他到空军的!她说,谁能想到,到了空军还要干活儿呀。当初知道她想找人把儿子弄到部队里“熏陶”一下,退伍了也好安排一个好些的工作,总比没学历在外面瞎混强,于是特意组织了一个同学聚会。那次正好有在海军工作的同学,可以咨询一下。席间就说起了南海。女同学在所有的同学里学历最低,但却是个最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比如一说领土纠纷她就说把某个国家灭了,一说少数民族问题她就说应该把少数民族都×光……一说南海她当然就喊着要打仗。我就说,正好咱们有海军的同学,安排你儿子进南海舰队、去打仗。女同学想都不想就说:“干嘛让我儿子去打仗呀!那么多农民呢!”

“农民的孩子就该死啊!”有其他同学听不下去了。“再说了,现在搞计划生育,农民也没多余的儿子呀。即使有些人有几个多余的儿子,不是没给上户口,要不就是收了人家社会抚养费、扒了人家房子,你这时候让人家去打仗,可能吗?”

可能是那次谈话,女同学记在心里了,所以最后托关系、找人,让儿子进了空军,反正是不去海军,也不去武警。现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劝她跟儿子说,一定要坚强、挺下来,绝不能当逃兵。

 

不过这些天网上满是打仗的言论。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单位分房。房管处那些人又一如既往地搞猫腻儿。分房子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偷着乐,也有人倒霉。而只要有倒霉的事儿,一定会让我赶上。不过我遇到自认为不公平的事情,喜欢单挑,拉出来一个坏人往死了磕,赶上谁算谁倒霉。我从来不和组织对抗。要知道,组织是无形的东西,你想和组织对抗,根本就无处着力。你和组织对抗,组织只要用它的冷漠和空洞,就能彻底将你淹灭、令你窒息而死。更不要说往往有人会利用组织的名义害你。不过组织有这样一点好处:如果组织不能保护你的权利,它也同样不能保护任何人的权利。尤其是掌握强力的那些组织,它们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惩罚,而不在于保护。

那回我准备死磕的哥们儿是一个复员军人,据说当过侦察兵,长得五大三粗,号称当初从老山前线下来的。也是什么都不吝的一个主儿。单位上上下下很多人都怕他,今天很多当了局长、处长的同事当年告诉我,他们都不敢和他说话,那哥们儿一瞪眼,他们就有想尿裤子的感觉。房管处让这么一个人出马,给他们自己减少了很多麻烦。而我恰恰是不怵这个。那次在那哥们儿办公室吵了起来、直至骂起来。那哥们儿可能还没在单位里挨过骂,可能也认为我在威胁他,骂到:“我操!我还真不信了!老子当了一辈子流氓,还真没见谁敢跟老子耍流氓!老子当年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没见过?你说吧,是不是想单练?在哪?玉渊潭还是单位门口?”

我说:“哥们儿!别蒙人了!不就部队那点儿事吗?你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见过死人吗?不要说你父母是国家计委的什么长、替你在后面鼓捣,你自己数数,有几个北京籍的兵真上过战场?你告诉我,对越自卫反击战死了那么多人,一共有几个北京籍的烈士?你以为你演电影呢?是《高山下的花环》吧,你没说你就是雷军长的儿子吧!”

那哥们儿当时傻眼了,说不出话来。我接着说:“我跟你说,我这些年早就不习惯自己动手了。你要真敢说你们管房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问心无愧,愿意把事情整大,那我就奉陪。你们是不是觉得在西城这片挺熟的?那咱们就进西城看守所住一段时间,看谁能挺得住。到时候再说怕死还是不怕死!”

 

反正这么多年我是不太看跟所谓当代军人有关的电影、电视剧的。什么《激情燃烧的岁月》啦、《幸福像花一样》啦这类的。自从几年前看了一组别人自广西边境拍回来的烈士陵园里墓碑的照片,我的心里就总有两个沉甸甸的字:烈士!那些碑文往往是这样的:××,1960年×月生,广西××人,1978年12月入伍,1979年1月牺牲;或者就是×××,1959年×月生,广西××人,1979年1月入伍,1979年3月牺牲……许多人都知道,一个新兵入伍,可能头一两个月连枪都没摸上呢,就更不要说完整的军事技能训练了。可是当年这些烈士,往往是入伍才一两个月,就已经牺牲在战场上了。当初的情况可能一部分像电影、电视剧所描写的,文革末期官宦人家都把子弟送到军队里去镀金。但更真实的情况是,很快恢复高考了,有了其他镀金的方式;又突然要打仗了,他们都找路子一哄而散了。于是部队只好临时招兵,而老百姓还不知道要打仗,还在把自己的子弟往部队里送、以为天上掉下馅饼儿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纨绔子弟在部队里经历战争的艰险和磨难、建功立业的事情。那些电视剧就是在扯淡!

前几天看到网上新闻,说俄罗斯的一个将军为了警醒俄罗斯人,说中国人民是那么爱国、那么尚武,他们会为了让孩子当兵儿花钱行贿。我倒觉得,如果有一天不用花钱、托人,孩子们可以敞开了往部队里送,那时候老百姓还愿意让孩子参军,可能说明老百姓是真愿意为了国家打仗。还好,身边还没有人争相想把孩子从部队弄出来,说明可能还打不了仗。而那些天天喊打的人,往往自己没有孩子在部队,他们甚至从来不敢在网上儿用真名。那些喊打的将军、校官们,也往往是搞文艺、文学的,或者至多是在后方搞“研究”的。

新闻说网上调查80%的中国人都说要打,所以也不知道人民是真地想打还是假的想打。其实一个国家和它的人民真想打仗,看他们是不是也愿意做一点点牺牲,就能看出他们有没有决心:你看,二次大战之后,美国人就是在自己的首都、最中心的地方为每一次海外战争中的烈士建造一个陵园;即使不为每一个阵亡士兵立一块墓碑,也会将每一个阵亡士兵的名字镌刻在纪念墙上。所以,全世界的人民从来都不会怀疑美国人会为他们的国家去打仗的决心。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的烈士们大都埋葬在边疆无人的山野中。

我看北京已经太拥挤了,从来都没有人记得给后来的烈士们留下一块土地。不过奥林匹克公园倒是挺好,绿草茵茵。反正奥运会完了,什么鸟巢、水立方、土立方之类的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又花钱、又碍事。不如中国人民发起一个活动,倡议将鸟巢、水立方、土立方都拆除,建几座国家烈士陵园,至少保证以后为国捐躯的烈士都能在陵园里有一块墓碑,或者至少能将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名字镌刻在这里。我想,如果这个陵园建起来了,我们的领导人是否也可以这样说:“我们来到这里奉献这片土地的一部分,作为这群奉献了他们的生命以使这个国家勉能生存的人们的最后安息之所……”

那时候,可能那些“鼻屎大”的国家也会相信我们的决心,对我们的挑衅会少一些吧!

话题:



0

推荐

邹鸿鸣

邹鸿鸣

5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现就职于某金融机构;以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为主要研究方向。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