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九一八这个沉重的日子过去了。现在可以稍微轻松一些谈谈与抗日有关的话题了。本人的2010年出版的《经济生活中的智慧》一书原稿中有大量文字被编辑删除了,其中《拒绝奖赏》一篇主要谈人民币汇率问题,也有部分与抗日有关的文字被删除了。现在拿来以飨读者。

  

……

真的,这些所谓的“经济学家”和“屁眼儿专家”们还不如普通老百姓,甚至不如身边的混球。一次一个以前从没出过国的小兄弟——也是一个小混混儿去日本,在东京大街上溜达腻了,就说去红灯区转转。在红灯区见到一排姑娘站在路边等等“接客”。小兄弟的民族自豪感突然油然而生,他冲着那些女的大喊了一声:“瞅你们丫那操兴!”结果一个女的向前迈了一步,用手指着他,用很标准的北京话骂了他一句:“瞅你丫那操兴!”我们那小兄弟当时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回来之后小兄弟跟我们说,以后再也不出国了,真丢不起那人!还有一次,我自己出国,不经意间看了一段“毛片”,是日本的。片子里女孩子真漂亮。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片子里的女孩子兴奋的时候一直“哎呀哎呀”地叫着。虽然没有玩过日本女人,但我想日本女人兴奋时不应该“哎呀哎呀”地叫,更可能是“优希优希”或者“优酷呀大内”之类的。当时我那个悲愤呀!肯定是好端端的中国女孩子跑到日本去拍“毛片”了。我那小兄弟就说,抗战都打完了多少年了,好端端的中国女孩子却主动跑到日本去卖淫,让日本鬼子操!还不是咱们这儿环境不好,老打击,不允许发展那些产业,人家只能跑出去。再有不就是日本钱“值钱”,卖身钱在日本可能还不够买碗儿面,换成中国钱恨不得够花半年。小兄弟咬牙切齿地说,等中国钱值钱了,他要多多组织日本女孩子到中国来让中国男人玩。

去年有一天早晨坐出租车,出租车上正放新闻,正评论一个央行官员宣称应搞一个超主权的“国际货币”。结果出租车司机嘟哝了一句:“真他妈傻!还搞什么国际货币,让人民币国际化不就完了。” 我听完差点儿一头掉到车外边儿去。人民群众的智慧呀,真是不服不行。其实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了,本币升值,本币进而“走出去”、国际化,甚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既是自己经济体内部自发的需要,也是国际社会对你的承认和世界人民对你的奖赏。拒绝升值,就是拒绝奖赏。人民币不仅应该升值,还应该自由浮动。如果升值升错了、升太高了,自会按照市场规律掉下来。如果硬扛着、不升值,会出现什么后果呢?本质上一个货币有升值压力,是因为这个货币内在价值高,等值货币在国内市场买到的东西比用等值外汇在国际市场买到的东西要多。硬扛着不升值就会造成“套利”,就是外国人用自己不值钱的钱来换你值钱的钱,再买了你的东西拿走。对于中国就体现为外贸出口的顺差和大量的外汇储备。但在外国人“套利”的过程中,因为你也发行了大量货币去购买人家的外汇,就会导致你的流动性泛滥,导致通货膨胀。所以,这种“套利模式”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迟早是要打破的。方法就是——本来你的本币值钱,应该升值,但你硬扛着不升值,那就通过降低你的本币的内在价值、骗走你的东西的方法来实现。你自己的代价就是好东西少了、通货膨胀了。而通货膨胀的最终结果是什么,老一些有点儿记忆的人可能都知道。

我不想说鼓吹人民币不升值的那些人有什么阴谋,量他们小蚂蚱也翻不出什么大跟头。我只能说,可能是“屁眼儿专家”们的屁眼儿长错地方了,导致他们脑子进屎了。本来人民币升值既是一件好事,现在也正是好时机,可如果我们偏要耍点儿小性子偏要拧着来,那么好事一定会变成坏事。

……

 

现在人民币的走势和我们当初预料的一样,真地开始要贬值了。但是我们的那个创业梦想还没实现。真地等到卖淫除罪化了,开妓院合法了,我们一定开个大妓院,取名叫“天上东京”,或者叫“京都”,或者索性就叫“樱花楼”,从日本多多招一些姑娘来(有我国女子愿意穿和服、小碎步、说日语,也可聘用)。每到七·七、九·一八,就半价酬宾,让姑娘们加班……

 

话题:



0

推荐

邹鸿鸣

邹鸿鸣

5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现就职于某金融机构;以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为主要研究方向。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