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11月11日 11:36

宿命论视角下的QE退出

阴谋论作为当下内地社会最主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并未妨碍宿命论的流行。目前关于美国QE退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以财经评论员“牛刀”为代表,认为美国QE退出会导致美元升值、美元利率上升以及新兴市场资金外流,进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无可避免地引起金融风暴甚至经济崩溃。另一种观点认为由于有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垫底,央行有足够力量维持币值稳定;而央行为刺激经济还会放水,在带动资产价格继续上涨的同时会吸引境外热钱持续流入,又进一步稳固了人民币升值预期。于是形成一种央行放水、资产价格上涨、热钱流入的“良性循环”。两......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08:49

金融风暴再临?

近日中国内地股市的大涨,令人想起2012年底开始的两个月的内地股市大涨——都是银行等大盘股暴涨为主要特征。市场这一次的借口可能与上一次有所不同。而上一次的借口到底是什么,似乎已被遗忘。

不过时间已经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些市场现象。2012年是信托和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大爆发的一年。年底央行放水保流动性,而商业银行拿到钱自然要第一时间把钱放出去生息。影子银行的发展推高了市场的实际利率,商业银行当然不会仅仅满足于那点官定利率。商业银行有各种戏法提高实际利率,利用贷款的派生业务提高&ldq......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9日 16:20

喜马拉雅的杜鹃

正是喜马拉雅高山杜鹃火红绽放的时节。

早晨,我们在达兰萨拉后面一个应该是叫做Bhagsu的小村。在一座印度神庙的门口,几个人已经脱鞋、进了神庙。我也脱了鞋,但是脚一沾到冰凉的石板,我决定放弃了。

见我还没进去,刚出神庙的逸尘很诧异地问我:“都到这里了,不想进去看看?”

“算了。这一路看的神庙太多了,都差不多。而且我怕凉。”

&ld......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09:59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下)

友:这样一家或几家银行是否可能抬高中国“国际地位”呢?

我其实一直搞不明白这种国际金融组织里的“国际地位”、“话语权”、“发言权”到底是些什么。就是指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的股权比例和欧美人对世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垄断吗?还是说这两家机构都放到华盛顿了?

先说股权比例吧。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国政府有一天将自己在中、农、工、建这几家银行中的股票各拿出180多股,按照联合......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7日 12:48

就成立一家银行与友人的对话(上)

去年九、十月份,有关于在某一个地区建立一家向基础设施投资的区域型银行的建议,我的一位朋友就这一问题与我做了探讨。以下是对话的整理。

友:能否就成立这样一家银行谈些看法吗?

我:您知道,我的工作与这类事情有关联、甚至是冲突,我无法发表任何看法。而且您知道我以往的许多观点,可能说出来不符合你们的宣传口径,也没有办法采用。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9日 14:45

人民币的空城计

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们终于会发现,当下最大的金融泡沫既不是中国房价,也不是中国股票,甚至不是翡翠玉石、南红玛瑙、沉香硬木、古玩字画、艺术品和邮票废币。人民币本身可能正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最大泡沫。

至少在经济问题上,相当多的国人似乎一直是全能神信徒。他们相信有一个全能的货币当局、就像我们曾经如此崇拜计划经济。许多人相信这个全能的货币当局熟练地操纵着中国的利率、汇率、股票市场甚至是中国经济的起步、加速和刹车。近期围绕人民币汇率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竟然都被信徒和舔菊者们描绘为决策者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14:26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下)

三个人从老赵家里出来,想去老范家看看老范的父亲。今天正赶上村里给承包地集中浇水,老范的父亲一早就去地头上等着排队浇水,可能现在还没回家。

路上说起给老赵的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老赵的儿子上的不是什么正经大学,虽然这几年在北京,但好像也一直没什么正经工作;可能最近连一个不正经的工作也没了。老赵前一段也流露出让我们给留意一下工作机会的意思。老王的意思是安排到自己的项目上,可能常驻廊坊或者石家庄。

老范就说:“算了。要不就先别......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2日 09:00

卖国如斯!

……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0日 12:02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上)

春天的一个午后,我和老王开着车驶入T村。

T村位于北京与河北交界处、官厅水库边,刚好在河北一侧。许多人来这里分不清这里是北京还是河北。村外挨着官厅水库边早年曾经长着草,与北京的所谓“康西草原”连在一起,村民们早年就将不再拉车的赖马和骡子留下供游客来骑。不过现在水库边的地早已被马踏实、板结,长年也不长草。早年北京游客也都有在周边郊游被敲诈、挨打的经历。很多北京人第一次挨打就是在康西草原了。但是这都没有阻止一些人还来这里骑马和骑骡子。我们也是来这里骑马就和村里人混熟的。其实我并不......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3日 10:03

善良

那一天,我们行进在啤酒溪崎岖的山路上。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婚配,甚至没有女朋友。当然,所有的人都是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参加户外活动,包括寻找与异性交往的机会。

正当我们走在一个密密的灌木林、不断用手杖拨开从两面压迫过来的荆棘,大姐问了一句:“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快说说标准!”

我当时一愣,由于体力透支脑部处于缺血状态:“我没什么标准呀。”

“凡是说没......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7日 18:25

为什么中国不会成为俄罗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反腐”的原因,还是马航飞机失联事件的影响,机场上几乎见不到其他中国人。当然原因可能是,这里是德里的老机场,我们又要去列城这样一个世界的角落中的角落。我们这一趟飞机上除了我们这一队是中国人,只有一两个来自中国的喇嘛。以往不要说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的首都,哪怕是在非洲、南美的小城市,一架哪怕是二三十个乘客的航班上,我们也总是能听见中文,遇到或旅行、或公干、或谋生的其他中国人。平均下来,每天飘在海外的中国人要有几百万。不排除这其中相当多的人已经或者将来还会沉淀在外面。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15:07

小五台之二八八二

周五的晚上。坐在俱乐部的大巴上去小五台。要在半路上接人,车子到昌平就从高速上下来了,准备过了西关环岛再重新上高速。又和那个巨大的李自成塑像打个照面。

“北京人真是贱!李自成杀了那么多北京人、把北京祸害了,最后让满清入了关,结果北京人还给他立了个像!”一个哥们儿是北漂,可能对北京人也素无好感。

“操!李自成杀的都是当官的。”一个北京哥们儿听了可能心里有一点儿不舒服,但他随即又说:“不过下令给他立像的肯定也是......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30日 13:06

六个主义

一直有一个夙愿——烟花三月下扬州。但是就是一直拖到了今年。然而清明假期还是没能成行。正巧好几个朋友这个清明到了扬州,不断述说扬州之美。还好,五一假期终于算是遂愿了。 虽然油菜花已经谢了,但是这个季节有这个季节的好处。那天下午老五陪我逛何园,见到树上开的奇异的白花,我突然就想起一个词——花团锦簇。我问老五,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琼花吧?老五说,这不是琼花,这是绣球;过一会儿他要带我去瘦西湖看琼花。

“真地有琼花?!我一直以为琼花就是个传说!”

“真地有琼花!”

但是当我看了琼花,又查阅了有关词条,我更加确认,琼花应该就是绣球,而不是现在所指......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9日 11:25

阿拜的歌

如果说,禾木是童话世界,喀纳斯是仙境,那么,白哈巴就是人间天堂。

第一天我们到达禾木的时候天气并不好。到达的时候已是半夜,九月下旬对这里而言已经该算是深秋,很冷。然后第二天又是个阴天,早晨起来到处是雾蒙蒙的,也不要想看什么日出了。接着又开始下雨,几乎下了一天的小雨。秋日里的禾木应有的那种梦幻色彩也变得湿漉漉的。到了下午开始下冰粒儿,我们也索性收起了相机,跑到哈萨克人和图瓦人家里围着火炉去吃烤肉、跳舞。

第三天我们踏上从禾木向喀纳斯穿越......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12:41

走出非洲

“早晨我正在蹬自行车,那么大一头河马就从窗户前面慢悠悠地走了过去。”二飞最近疯狂地迷恋上了健美,时不时地就脱成半裸拍几张照片发到微博、微信里,向大家秀一下他器械训练的成果。前两个晚上在塞伦盖蒂住的酒店有健身房,这是他这趟从乞力马扎罗下来之后第一次恢复训练。

今天回到了Ngrongoro国家公园,又拍了一天的动物。晚上我们住的这家Wildlife Lodge就在火山口的边缘,酒店有一个大露台能够将整个火山口一览无余......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6日 15:04

中国人的地理大发现

依然是一点儿困意都没有。除了车的灯光所到之处,一片漆黑。只有远处依稀能看到一点儿山的轮廓。而我还在诧异,我以前想象的冰山达坂应该是冰柱林立,没想到上了达坂之后竟然是一码平川。如果不是路边路牌的提醒,可能都不会注意到。倒并不是刻意让自己保持清醒。无法入眠,这也是一种高原反应吧。妻则蜷缩在背后卧铺的一角打着盹儿;另一个司机则倒在卧铺上睡着。

早晨还在狮泉河的街头徘徊,伴着一阵阵轻微的头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踏上归程,也不敢确定下一站会到哪里。此次阿......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5日 15:49

土邦共和国

一直到夏天都是两个人自己在外面跑。十一假期就想带着老人转转。当然这样的假期根本不敢寄望于公共交通,只能考虑自驾。于是决定走一趟黄土高原,看看黄河大峡谷。也没敢十月一号就出发。二号早晨出发,当天晚上赶到偏关;三号去了万家寨、老牛湾,下午赶到河曲;四号到达碛口古镇;五号到达吉县住下;六号上午游览壶口瀑布,下午就往北京回返。来的时候走京藏高速经大同进入山西,回去决定经太原、石家庄走京石高速回京。六号到达太原时已经傍晚六点多,看看两个老人状态还行,就决定不停留连夜开回去。没想到短短的几百公里路走走停停开了......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7日 10:39

贡嘎寺•日蚀

前两天的高原反应还是很厉害。但是往贡嘎寺的路上状态还算不错。到达贡嘎寺的时候,神山正隐藏在大团云层后面。

我们没有选择住在寺院里。我们在寺院外面正对神山的草地上扎了帐篷,希望夜晚一拉开帐帘就能看见夜幕下的神山。但是夜晚云更多了,天空全部阴下来了。

真地不是有意安排,只是这几天对十几个队员来说恰好都方便......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0日 15:25

下贱的民族

这次起点为玉龙西村经莫溪沟的贡嘎四日穿越就要结束了。昨天过了巴望海宿营,扎在了河边。河水很急,人根本不可能徒步过河。本来七月的雨季到贡嘎山区徒步就要冒很大的风险,没想到前几天运气很好,滴雨未下。昨天恰恰要过河之前就开始下雨。也眼见远处山上因洪水时常流淌而裸露着石头的沟谷开始变湿发亮,脚下的这条河也开始变得凶猛。似乎就要无法渡过这河。关键时刻,还是拉姆家的男主人,先是将行李集中到三匹马的背上,然后自己骑上头马,将马的缰绳串起,第一个下了河。几匹马在河中摇摇摆摆、四下试探,最深的地方连骑马人的小腿连同马腹都完全没到了水中。马在......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04日 17:42

阴暗角落中的敌人

那次面包车一路颠簸、终于在抛锚之前到达党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原本下面的安排是傍晚去附近的高山海子看看,再泡泡温泉,但是可能一路走来美景看多了,有些倦怠。想找住处,按照村长的指派去两家藏居看了看,还是拿不定主意。这时两个白人小伙子和一个白人姑娘正和两个藏族向导商谈徒步穿越路线。其中一个白人小伙子能讲一些汉语,但有限;而两个藏族小伙子的汉语可能更有限,双方的对话看上去似乎无法进行下去了。于是我过去试着帮助他们一下。

首先谈论的就是路线问题。白人小伙子手......

阅读全文>>